浅啊懿

题字美工渣后期的大学狗

骆闻舟×费渡 师兄你爱我吗

-
   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,费渡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 大概是看铲屎的心情不佳而且也到点了,骆一锅也不怎么闹腾,安安心心蹲在它的“尊驾”旁昏昏欲睡。而日理万机的骆队此时正黑着脸看着桌上热了一遍又一遍的饭菜。

    费渡回家之后便感觉气氛不太对劲,好吧,这次是自己的错,费渡叹了口气,顶着骆闻舟“凌迟”的目光将顺来的红酒缓缓放到酒柜里,转过身去。
本着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的态度,面对着黑脸低气压的骆闻舟轻轻唤了声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 “你还知道回来!现在都几点了!去哪了!我跟你说话总是不听!非要我把你铐在家里才能乖乖听话是吗!杵那干嘛,当摆设啊!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!”

    骆一锅仿佛是被这高分贝给惊着了,直接窜到电视柜下边默默观看“战局”。

    骆闻舟看到费渡直接一通臭骂,也不顾自己的满身猫毛。费渡深知此时不能撩虎须,默默向门外挪动。

    “小崽子你哪去?真当我瞎了吗!就知道跑,你还想跑哪去!”

    “师兄……不是你让我走吗……”

    骆闻舟掸掸身上的猫毛,三两步走到费渡面前“啪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 “现在还敢跟我顶嘴了啊,尊老爱幼不知道吗!你这么晚回来老子血压都不稳当了!让你吃晚饭吃了吗!一天到晚就知道出去鬼混,还收拾不了你了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费渡实在不想听骆老妈子继续唠叨下去,直接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想法,勾着骆闻舟的脖子就是一顿法式深吻,直接把骆闻舟弄的没了脾气

    “师兄,我每天晚上可都是乖乖回来的,只和你在一起鬼混~”

骆闻舟愣了愣,火气不知道怎么全卸了劲。这小子浑水摸鱼的本领越来越高了啊。

“小兔崽子,下次,你要是再……”

“没有下次了,我保证”

“你保证多少次了,老子不……”

“你爱我吗?”

“嗯?”

“师兄,我爱你”

“……”

-
虽然我家宝贝说节奏太快了而且想让我往下写,但咱们是社会主义好青年不是~本来有介绍费渡去干嘛了但是这样一写后面就太快了,还是直接写两个人的互动吧嘻嘻(๑•̀ㅂ•́)و✧